林承钰在家守孝无事,也教文哥儿念三字经千字文。在施冠玉考核了文哥儿时,他都答得很好。

  施冠玉点点头,同意收下文哥儿。

  林承钰欢喜不已:“乐文,快见过先生。”

  受了文哥儿的礼,施冠玉与他说道:“林大人,我们私塾每日辰时上课,酉时二刻放学,每个月二十九、三十这两天休息。若是没问题,明早就送了他过来。”

  父子两人高高兴兴地回去了。

  崔雪莹听到这作息时间立即反对:“辰时上课这也太早了,文哥儿还这么小哪受得了这个苦。不行,不能去。”

  林承钰的脸立即沉了下来:“真是慈母多败儿。你看看朝中的那些大人哪位不是十年寒窗苦读,你现在心疼他那是害了他。”

  “文哥儿还小,等他六岁再送去私塾念书不迟。”

  白天去私塾念书,晚上要练字做功课。一个月还只两天假。她哪有时间跟这孩子相处,不相处又怎么培养感情。晚上两年,这孩子跟她亲了再送学堂不迟。

  林承钰一口回绝:“其他事我听你的,可这事关文哥儿的前程不能由着你的性子来。”

  崔雪莹气得甩了帘子进了卧房。

  林承钰看着她的背影,越发坚定要送文哥儿去私塾。不然如清舒所说文哥儿被她给影响了,不说林家无法兴旺,他晚年都没好日子过。

  崔雪莹气得一晚上没睡,快天亮才眯眼。等她醒来,林承钰已经送了文哥儿去了私塾了。

  看到坐在床边的女儿,崔雪莹说道:“诗雅,你怎么没去学堂?”

  杜诗雅仔细打量了下,然后才道:“娘,我怕你不舒服所以让丫鬟去请假了。”

  崔雪莹心头熨帖,还是自个闺女贴心:“我没事,你快去上学。”

  “娘,邓妈妈说你昨儿个跟爹吵架了,这是怎么回事了?”

  “都是那臭丫头,搅风搅雨弄得家里没个安宁。”

  想当初嫁给林承钰时压根没将清舒放在眼里,觉得这个继女怎么揉搓还不是看她心情。结果现在却如鲠在喉,偏偏又动不了。越想,她越觉得糟心。

  杜诗雅说道:“娘,林清舒这人说话确实气人,但她心肠不坏,而且有时候说的话还很有道理。”

  崔雪莹觉得心口疼:“你竟还帮着她说话,你是不是想气死我了?”

  “娘,我没帮着她说话,我只是实话实说。当日二姐打我,我无处可去是她收留我。”说到这里,杜诗雅拉着她的手道:“娘,林清舒这人其实就是嘴硬心软。只要你不为难她,她也不会针对你的。”

  她其实挺佩服清舒的,靠着自己混得风生水起的,反正她是自愧不如的。

  “你、她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?”

  杜诗雅苦笑道:“娘,她从不搭理我,哪还会给我灌迷魂汤。”

  她其实很想跟清舒处好关系,可惜清舒对她的态度却从没改变一直都冷冷的。

  邓婆子担心母女两人吵起来,岔开话题:“姑娘,太太没事,你快去学堂吧!”

  崔氏也不想再听她说清舒的好话,摆摆手说道:“娘没事,你快去学堂。”

  杜诗雅拗不过,就去了学堂。

  崔氏说道:“妈妈,我们不能被那丫头牵着鼻子走了。”

&emsp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家有悍妻怎么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你只为原作者六月浩雪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浩雪并收藏家有悍妻怎么破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