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傅苒所预料的那般,罗家的官司只十七天就判了。

  这日一大早,傅苒就派了家奴童三去打探消息。

  等了半响,童三才回来。

  傅苒急切地问道:“结果出来了,官府是怎么判的?”

  童三喝了一口水,将打探到的消息告诉了傅苒。

  罗家这案子证据确凿,所以成年男丁全部斩首示众,妇孺以及十岁以上的孩子发配桐城。十岁以下的孩子有亲戚来领的可以领走,没亲戚领的直接送到慈幼院去。

  罗家大房十岁以下的孩子只有罗叶一人;三房却有四个,两个嫡出两个庶出。

  罗叶烧了两天,虽后来吃了药退了烧,可孩子痊愈以后反应比以前慢了一些。大夫看过后说这孩子怕烧坏了脑子。

  请了三个大夫诊治,都是得出这个结果,罗大太太跟罗大奶奶悲痛欲绝。

  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。也因为这个孩子被烧坏了脑子,所以傅苒在案子没判下来之前就将这孩带回家了。

  傅苒面色一白,问道:“这么说,静淑姑娘也要流放吗?”

  若如此,她也救不了静淑了。

  童三摇头说道:“没有,静淑姑娘不在流放的名单之内。”

  傅苒脸上并无喜色,颤声问道:“不在流放的名单之内,莫不是发落到教坊司?”

  罗家是皇商,罗大老爷身上也挂着了六品的官职。这官职虽只是虚衔,但罗家也算是官家了。

  犯官家的女眷一般有三个下场,第一是发落到教坊司,这教坊司其实就是官方的妓院,主要负责的是官方的宴席、接待、以及其他各种节日庆典的娱乐活动。一旦沦落为官妓,连赎身都不能。第二是流放,流放地都是到千里之外,官家的女眷锦衣玉食哪受得了颠沛流离之苦。再者,就算熬到流放之地,也受不了严寒恶劣的环境。第三是将这些女眷发卖,官府办一场拍卖会,到时候价高者得。

  童三喝了一口水说道:“罗姑娘在发卖的名单之内。后日官府就会将罗姑娘跟罗家的丫鬟婆子一起卖。先生,到时候我们可以拿钱去买下罗姑娘。”

  新儿听完有些纳闷地说道:“罗姑娘怎么会在发卖的名单内呢?”

  以罗静淑的身份,不是被充入教司坊就是跟着罗家女眷一起流放。现在竟跟着丫鬟婆子一起发卖,委实奇怪。

  傅苒说道:“这消息对我们来说是好事。只要我们备齐了钱,就能帮静淑姑娘脱身。”

  新儿闻言苦着脸说道:“先生,我们如今只剩下三百多两银子了。”

  罗静淑样貌很出众,三百多两银子肯定是不够的。

  傅苒去书房取了她珍藏的两幅画以及几个古董:“拿去当铺当,当半个月。”

  半个月内,常师傅肯定就回来了。

  新儿这回没有异议,左右半个月后就赎回来了:“先生,你还是去监牢探望下罗姑娘问问她是否知道这事。不查清楚,我这心头总觉不安。”

  傅苒想了想,觉得也该过去看看。

  因为案子已经判下来了,傅苒到监牢的时候狱卒直接带她去了牢房。

  到牢房的时候,才发现已经有人先他一步来了。

  金家老爷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家有悍妻怎么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你只为原作者六月浩雪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浩雪并收藏家有悍妻怎么破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