饶是伽婴, 也不由愕然了一下。fpshuwu.com

  “你说你是乔晚?”

  乔晚整张脸都烧了起来。

  太……太鸡儿羞耻了!!

  尤其是修犬狗脸震惊。

  自己和自己秀恩爱一时是挺爽的没错,但事后自爆马甲这也太鸡儿羞耻了, 偏偏现在危机关头, 她还必须请求伽婴的帮忙,以一个还没入职的, 下属的身份。

  伽婴的确是没想到, 这个略得自己注意和青眼的俊秀少年, 竟然还是乔晚。

  在乔晚, 伽婴和修犬, 六目相对间。

  顿时有种how old are you的炯炯有神感。

  那这岂不是说, 修犬顿时震惊了, 乔晚这是在和自己玩自攻自受吗?!

  没见识过市面的大黄狗大惊失色, 人修还能这么玩?!

  但伽婴是什么人,愕然了半秒之后,旋即恢复了昔日的平静, 只将目光放到了乔晚身上, 像是在审视。

  乔晚披马甲和自己秀恩爱肯定是有这么做的理由在里面。

  乔晚:不……还真没多大理由其实就是一时爽而已orz

  如果说放在之前,伽婴还一定会同意乔晚的请求,但现在自己和修犬也算是关在这秘境里的一份子, 略一思忖, 干脆就答应了下来。

  万妖共主皱起眉:“你要我帮你什么?帮你一刀劈了这秘境。”

  乔晚瞬间惊悚:“还能这样的吗?”

  伽婴的回答十分谨慎,也十分霸气:“或可一试。”

  乔晚小心翼翼地问:“那劈了秘境有什么后果没?比如秘境里的弟子能不能跑出来。”

  伽婴眉头皱得更深了:“无法保证,但我能将你带出秘境。”

  看乔晚突然没了动静,妖皇伽婴顿了顿,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这话过于不近人情了点儿,又难得退让了一步。

  “若你有想带出去的修士,我也能帮你一并捎上。”

  乔晚囧囧有神,顿时明白了。

  你不能指望只蜜獾去体谅其他人类的死活,陛下的让步已经是给足了她这个打工妹的面子了。

  “不。”乔晚摇头,“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无需陛下徒手劈秘境。”

  “我只希望陛下,到时候能稍微帮点儿小忙。”

  *

  秘境外面。

  安静得诡异。

  天际黑云滚滚,风云变化,惊雷映照在绵延的群山间,像是天公降下愤怒的罪罚。

  山雨欲来风满楼。

  天地黯淡无光,不止是因为这盘踞了整片天空的乌云,还因为那高高站在云头上的数万魔兵,这数万魔军,军容整肃,兵气拥云。

  马怀真,妙法尊者,公孙冰姿等一干人等,俱都面色铁青地看着阵前这骚里骚气的男人。

  在这半空之中,修真界和魔域两方人马呈对峙之势。

  方圆数十里内,无数生灵闻风逃窜,生怕被这一触即发的战火所吞没。

  大军在后,男人扇面半掩,露出个微笑:“诸位道友,好久不见了。”

  梅!康!平!

  马怀真咬紧了牙,险些又爆出了句粗口。

  就在刚刚,他们所预料的,最担心最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。

  魔域突然出兵,将方圆之内的山脉团团围住。

  而从秘境里撤出的散修“君采薇”,突然反手捅了身边的昆山弟子一刀,提着还在滴血的刀刃,一举跃上了云头,俯瞰着山头陈兵的魔修,脸上紫色的妖纹令人胆战心惊。

  梅康平,就从着千军万马中闲庭信步地走了出来。

  谁能想到,那跟在乔晚身边的君采薇竟然就是梅康平。

  而这仙宫果然就是梅康平和魔域的人在背后捣鬼。

  拼死拼活地撤出来这几个弟子,没想到反手被人捅了一刀。

  被人背叛的感觉不好受。

  马怀真脸色很不好,或者说从来就没这么差过,牙关间森森地挤出几个字。

  “乔晚知道吗?”

  要是乔晚知道,依照马怀真的性格,就算他和乔晚关系再好,他再偏袒这个后辈,也会毫不留情地一刀砍了她。

  但好在,梅康平的回答,让马怀真捏着扶手的手微微松了点儿。

  “你放心。”梅康平道:“我这侄女对所谓的正道一往情深,如今还被我蒙在鼓里。”

  妙法尊者淡淡道:“你当真以为,我们各家各派联合在一起,还对付不了你这点儿魔兵?”

  男人古怪地看了他一眼,悠悠地笑了出来:“尊者何等英勇,当然不怕这点儿魔兵,在下本来也没打算就靠这点魔兵能围死诸位。毕竟,这儿,还有尊者坐镇呢可不是,尊者一怒,就连在下也不敢撄其锋芒。”

  梅康平语焉不详,话里意有所指,公孙冰姿不禁多看了身边的妙法尊者一眼。

  只看到佛者面色冷而僵。

  “我这回过来,”梅康平的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掠过,“是和诸位做个交易的。”

  “相信诸位也有了心理准备。”

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穿成白月光替身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你只为原作者黍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黍宁并收藏穿成白月光替身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