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彦丞的这句调笑,让谭璇清醒了许多,她太不够理智,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,分个手这么想不开,以为自己还占有着陆翊,能够对他的一切继续干涉?

  他听什么歌,吃什么饭,每天几点睡,手机铃声是什么,她有什么资格插手?

  陆翊的脾气太好,或者说对她太迁就,哪怕他们分手了,他还是对她没有一句重话,这种不温不火的态度,是谭璇至今还无法释怀的原因。

  “Drink up with me now,and forget all about the pressure of days. Do what I say,and I'll make you okay,and drive them away…”

  谭璇的手机铃声适时响起,打破了车内的尴尬氛围,江彦丞不敢再继续用力调戏他老婆,只得提醒道:“宝贝,手机来电话了。”

  这首英文歌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江彦丞就听过,至今念念不忘,那个下雨天,狼狈的他,失意的她,在一间普通的小旅馆里……

  谭璇想不出这么晚谁给她电话,但她的确也需要借电话来缓冲一下情绪,她腾不出手,便对江彦丞道:“你帮我接吧。”

  江彦丞当然听她吩咐,拿起电话一看,是个陌生的号码,锦城的。

  “开免提吧。”谭璇目不斜视道。

  江彦丞于是将手机接通,开了免提,电话里有一个磁性的男声开口,不是很确定道:“晚上好,七年?”

  很年轻的男声,光是听声音就应该长得不错,晚上快十点给女人打电话,不是江彦丞想太多,他没有办法不想太多。奈何谭璇也没有给对方备注,江彦丞只能沉默地听着。

  谭璇听见这问候声,从开车的空挡里随意地瞥了一眼江彦丞手里的手机,不痛不痒道:“是我。有事吗?”

  她已经听出电话那头是黎肖峰的声音。

  黎肖峰咳嗽了一声,嗓子有点哑,声音却放低放缓了:“七年,抱歉这么晚才给你电话。本来下午想约你吃饭的,但是我的通告太满抽不开身,忙到现在才到酒店房间,经纪人终于不在耳边念了,所以,我就想赶紧跟你联系一下……”

  深情款款的嗓音,像在念爱情剧对白,哪怕是不了解情况的江彦丞,也能从男人的声音里听出缱绻的味道。

  他对她老婆的心思他自己知道,多少次和她通电话也是这种口吻,一字一句地解释,就怕说错了一个字。

  电话里的男人,是谁?

  “七年,我知道你也许不想再理我,甚至不愿意听我把话说完,但我还是想要一个机会解释,虽然我是演员,是所谓的大明星,但是我从来不会滥情随便和女人上床,我和你那天在拉萨,我的吻不是假的,我的感觉都是真的,我……”

  “啪嗒——”

  江彦丞一个手滑,手机掉在了地上。

  “抱歉,我……”江彦丞说不出一句话来,脑袋刚才炸了一下,他以为电话那头的男人是谭璇的爱慕者,没想到也许更深一点。

  “七年,怎么了?你在哪?”电话那边的男人听到了这边的声音,语气带了点急促地问道。

  谭璇从后视镜里瞥了一眼陆翊的神色,他也正在看着她的方向,从镜子里能感觉到他的注视。

  谭璇忽然觉得什么都不再重要,那些醉生梦死自我放逐的日子,都随着这一通电话想了起来。

  “抱歉,我在开车,不方便接电话,等我到家再给你打过去吧。有什么话我们再说清楚。”她的手安稳地打着方向盘,将车驶出高速,一边回应着黎肖峰的问。

  她的态度不痛不痒,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,江彦丞还充当着她的人肉支架,眼神却一点一点转冷,变得幽深而黯淡起来。

  “好,那我等你电话。无论多晚,我都等你。”电话那边的男人还是用偶像剧的动听声音承诺道。

  “好,拜拜。”

  电话切断,江彦丞握着手机,忽然笑问道:“老婆,你前男友又找上门来了?他可真是个不要脸的东西,知道我们结婚了还来挖墙脚。”

  江彦丞总是语出惊人,谭璇没有办法忽视他的存在,经由他的提醒也才想起他们已经结婚的事实,后座上坐着她真正的前男友,她所有的戏都是演给他看的。

  如果她和江彦丞已经结婚,而她的暧昧情人却找上门来聊骚,她老公江彦丞头上的绿帽子该有多绿?

  哪个老公能大方到任由老婆找情人?

  她在陆翊面前肯定就露了馅,居然还稀里糊涂地不自知。

  谭璇咬了咬唇,这才忙解释道:“哦……你别误会,我和他已经断了很久了,只是今天工作室恰好接到了他的单子,我们才又碰上。”

  “原来是这样,我就说嘛,我老婆不是那种拉拉扯扯拎不清的人。”江彦丞宽容一笑,将谭璇的手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江先生,请持证上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你只为原作者湛王妃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湛王妃并收藏江先生,请持证上岗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