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烈儿,”呼延犽牙将小儿子拉至一旁,“我知道你与木娅自小便青梅竹马,情感极深。不过这次……”

  见父亲欲言又止,呼延烈心中已有不祥预感“父亲,她究竟怎么啦?您说,儿子能挺住!”

  “好孩子!”呼延犽牙盯着儿子双眼,“那老道说了,木娅乃是误中了她转移记忆的法阵。因为法阵被突然中止,转移并未完成,木娅脑中所剩几乎都是记忆残片。就算醒来,只怕也再不认识你。”

  “啊!”真正听得这消息,呼延烈还是有些震惊,呆了一呆,“那可有治疗之法?”

  呼延犽牙摇头。

  “没关系的,父亲。”呼延烈顿了一顿,笑得有些凄凉,“我便天天陪在她身旁,与她重新开始,叫她一点点认识我。”

  闻听此言,呼延犽牙长叹一声“烈儿啊,父亲何尝不希望能够如此啊!”

  呼延烈听父亲口气,竟似乎有更坏的消息,心中已是一沉。

  呼延犽牙不忍看见儿子面容,背过身去“木娅姑娘神智被毁,只怕捱不了多久了。”

  “什么?!”呼延烈腿伤未愈,听父亲一说,竟站立不稳,差点跌倒。

  弃在一旁依稀听到,心中猛地一惊,便似是被人提头浇下一桶冰水。见呼延烈摇摇欲坠,闪身将他扶住。

  “单于,此话当真?”却是弃在发问。

  呼延犽牙回身,眼中竟有泪光闪动“木娅乃是我看着长大,他们的父亲生前亦是我最好的朋友。我一直当她是我未来的儿媳,又怎会拿与她性命攸关的事情来说笑?”

  弃的神色亦是一下变得黯然“这也是道长所说?”

  呼延犽牙点头。

  “他缘何要这么做?”

  “这么做的并非道长本人,而是住在他体内的那古怪女子。她这么做的原因,却是因为你似极了她朝思暮想的一位故人,她欲要得到你前世的记忆作为印证。”

  “竟是因为我?”弃的脑袋又开始炸裂般疼痛,当晚的一些记忆碎片又从脑海深处逐渐浮现,开始拼接对,那发出呼喊的是木娅。她欲要撕开裹住我的白绫,然后便突然摔倒在地。她爬起又撕,又摔倒,直至终于没有了声息……而我也晕了过去!

  “啊——”弃一声惨呼,放开呼延烈,径直冲进了木娅的诊室。

  “弃哥哥!”门外传来一声喊,一名女子冲了入来,竟是扬灵。

  她在宫中,直至今日方才知道医馆出事。与阏氏请求,便说想来看看呼延烈的伤势恢复得如何,这才出了宫。远远便听得弃的那声惨叫,立时冲了进来。

  发现呼延犽牙亦在,扬灵有些尴尬,收住脚步“单于,弃哥哥他怎么啦?”

  呼延犽牙摇摇头,有些神伤“许是旧伤未愈又自责过度,方才如此吧。古神医,你去看一看,别叫他苦伤了身子。”

  扬灵原想一起进去,看见一旁的呼延烈亦是脸色惨白,浑身颤抖,于是问了句“二殿下的腿可好些了?”

  “腿是好多了,不过心却伤坏了……哎,可怜的儿啊!”呼延犽牙过去搂住呼延烈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  “听闻医馆中那老道突然发疯,将弃哥哥与木娅姑娘皆打伤了?”

  “嗯!”

  “我进去看看木娅姑娘。”扬灵终于走进了诊室。

  床上躺着的木娅,哪有半分当日初见时的神采?一旁木呆呆坐着的弃,神情恍惚,只听凭那医者摆弄。

  “弃哥哥,你这是怎么啦?”见到这幅场景,扬灵的眼泪“哗”便流下来了。

  “我早看出那老道有问题,幸好我们去了宫中住。”夕张在一旁絮叨,“不然说不定公主你……”

  扬灵瞪了她一眼,转身出门。

  “单于,如今二殿下、木娅姑娘还有弃哥哥皆受了伤,尤其是木娅姑娘,一定需要有人照料。我在宫中整日无所事事,不如这段时间我便住在这医馆帮忙照应一下。”

  “扬灵公主,这里自有医官与宫中寺人、宫女照应,不需劳烦你。”呼延犽牙看出扬灵心中所想,并不愿她住在此处。

  “单于,你这却有些不近人情了!”竟又是夕张,“我们公主想照顾之人,除了木娅姑娘,还有那苍灵卫弃!”

  夕张竟说出这话,扬灵又羞又气,正要辩白,夕张却抢过话头。

  “单于,你可知那弃究竟是何人?他为何做了苍灵卫,又缘何要去从军?”

  关于弃的身份,呼延犽牙心中本就疑惑,于是摇了摇头。

  “他乃是公主的大恩人!当年公主自姑臧出逃,幸得有他舍命相救,才得以躲过追杀,回到苍蘼。当你们兴兵攻打苍蘼之时,又是他代替公主出征,维护公主在苍蘼国人心中的声誉与颜面,这才惹下今日的祸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弃天行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你只为原作者铜声马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铜声马并收藏弃天行道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