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是又如何?”那女子冷笑一声。

  “好,你既然承认,我们便爽快一些。”呼延犽牙亦笑了一声,“你为何要如此做?你又究竟对他们做了什么?”

  “那弃确如你所说是个天才,但他的身份只怕远不是你所说的那么简单。”

  “哦?”呼延犽牙有些好奇,“那你倒是说说。”

  “你想,他年纪轻轻,缘何便能踏入既济境界,修为甚至盖过这一百多岁的老道一头?”

  “老妖婆,你说什么?”璇元不干了。

  女声并不睬他“这便是我要搞清楚的地方。”

  那道士竟有一百多岁?怪不得说话老气横秋!呼延犽牙心中吃了一惊,却依然不露声色。

  “或许他有什么特殊的机缘?倒不见得是身份特殊吧。”

  “哼,”女声冷笑,“方才那狱卒夸你乃是智慧之人,孰知说话亦是这般愚不可及?”

  “我曾进入过他的身体,他的身体迥异于常人。除去有两个气海,头顶竟有一道混沌封印,隐隐已有开启迹象。这便是为何他修行速度远胜常人的根本原因。若是那封印被他开启,只怕便要沧海成尘、乾坤颠覆,换上一个人间。”

  “哦,何为混沌封印?”女子所说惊世骇人,皆是呼延犽牙从未听闻之事,她却言之凿凿,呼延犽牙不觉心中大动。

  “那混沌封印乃是为了封禁他体内的能量,却是在天地未始之时便已种下。便是我,对那封印所知亦是甚少。”

  “这你却说笑了,”呼延犽牙笑笑,“天地未始,何来封印,又是何人种下?”

  “哈哈,你们这些凡夫俗子,还真是夏虫不可语冰!”女声又是一阵冷笑,“那我问你,天地何来?”

  她这一问,呼延犽牙顿时语塞。

  “既有无上存在能开出天地,便有无上存在能在他体内种下这封印。”

  “那为缘何要将他封印?”

  “此乃天道,又岂是你我所能窥测?”

  “那你将他打伤,又是何故?”

  “我欲与他做个交易,奈何他却执意不肯。”

  “你要与人交易,人家不肯,你便将人打伤?这却未免太霸道了些!”

  “他似极了我朝思暮想的一位故人。”女声竟突然缠绵了下来,“我说的并非容貌,而是他流露出来的气息。”

  “你这故人莫非与你有仇?”

  “仇?”女子笑了,声音转为哀怨,“他乃是我最钟爱之物,朝思暮想却无法得到。若说有仇,便是这千万年的追逐寻找的过程中累积下来的种种思念、渴望、梦想,竟皆化为了伤害。”

  这女子竟喜欢弃贤侄?看着躺在台上油光满面的璇元,呼延犽牙哭笑不得。

  “既然如此,你缘何还要伤他?”

  “我不过想看看,他究竟是不是我那位故人,又或是与我那位故人有甚牵连。谁知……”女声停了下来。

  “莫非你弄错了?”

  “不是我错了!”她竟突然狂乱起来,“而是我还没有搞清他是否那人,你们便将一切都毁掉了……”

  “他是否是你要找的那人,你如何察看?”

  “我不过是想进入他的记忆。”

  “那如何办得到?”呼延犽牙再次觉得女子说话匪夷所思。

  “哈哈,这世上哪有办不到之事,只是你没有对应的能力。”那女子叹息了一声,“不过这次我确实没有办到,反倒吃了大亏。”

  “木娅又是为何受伤?”呼延犽牙追问。

  “那姑娘无意间闯入,被我误伤。”那女声似乎突然想起一事,“她现在如何?”

  呼延犽牙摇摇头“犹在昏迷之中。”

  女声竟有些懊悔“可惜了!”

  呼延犽牙听她口气十分奇怪,于是问道“什么可惜?”

  “她即便醒来,只怕也是一个废人了。”

  “你何出此言?你可知木娅乃是我烈儿未过门的媳妇?!”呼延犽牙心中一紧。

  “木尔陀你可还记得?”女声幽幽地问。

  “陀儿乃是我龙方天骄,最年轻的国师,我自然记得。”

  “只怕这木娅会如同他哥哥一样,失去记忆,甚至会更加严重。”

  “为何会如此?莫非……”

  “对!她误中了我的法阵,她的记忆如今很大一部分已被转移至我的脑海之中。”

  呼延犽牙突然想起一事“当年木尔陀,莫非也是被你所害?”

  “切,我为何要害他?我乃是帮他!他却是欲要成为这世上最强之人,自愿与我交易。”

  “你为何要去攫取他人记忆?”

  “呵呵,记忆可是个好东西!不过,这世上有价值的记忆实在太少。有的人已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弃天行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你只为原作者铜声马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铜声马并收藏弃天行道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