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后一缕阳光终被暗夜吞没,头顶的长天瞬间幻化为藏青颜色,变得极深邃高远,原本清晰可见的凌山主峰也突然躲进了一层淡淡云雾之中,似乎是要将什么秘密隐藏。

  木娅再次回身,乌皋之中,蓝雾之下,竟有一处喷出星星点点光芒,那光芒慢慢变亮,如万千萤火,随着那蓝雾四处飘荡。

  一朵萤火飘过木娅身前,木娅细看,光芒之中竟是一只小鸟虚影。木娅伸出手去,想要将它捉住,指尖甫一触碰,“颇”那光芒便黯淡消失了。

  “阿爷,这是什么?”木娅问郁老实。

  郁老实眼睛瞪得大大的,突然发了一声喊“木娅,那雾气凶险,我们要快些离开此地!”

  那健勇早奔上乌皋旁一块高地,看着满皋雾影流光有些发愣。

  “等等……”木娅却似乎沉醉在这光影之中,竟一步步向着皋中行了回去。

  飞过眼前的萤火越来越多,有鸟兽虫鱼,皆是五彩缤纷、见所未见,还有各色人影,皆是身着华服、面带笑容。木娅看得真切,那光芒的源头,乃是一名亭亭玉立身段婀娜的美貌少女。她舒展双臂,扭动腰身,正向木娅频频发出召唤。

  往前走,落脚处无边绿意往前伸展,草地上人们在纵情嬉笑,山林间鸟兽欢腾,耳畔皆是纷扬乐音,分明一处无忧胜境。

  “唰!”是郁老实甩出了绳子,牢牢缠住了木娅的腰。

  “木娅,快回来!”郁老实用力一拉,将木娅拉到了身边,弯腰将她扛起,奔向高地。

  待他们奔上高地,那蓝雾已将两人方才站立处淹没。

  木娅还有一丝晕眩,方才发生了什么?

  在高地上往下看,那乌皋变得极其诡异。似是一池蓝汪汪亮晶晶雾水,不盈不溢,却在不停翻腾。时有各种虚影自池中跃出,却在空中渐渐黯淡,又落回池中。

  “我方才看见这乌皋之中有一名妙龄女子,载歌载舞,向我召唤……”木娅喃喃自语。

  “木娅,只怕是那毒雾令人致幻,我等还是速速离开为上!”郁老实招呼那名健勇,欲将木娅带离此地。

  便在此时,“轰”一声响,乌皋之中射出来蓝汪汪一团巨大光芒。

  那光射向半空,“嗷”陡然落下,却正好落在那健勇背上,将他扑倒在地。竟是一只牛犊大小,似犬非犬的凶兽,浑身蓝盈盈光芒乱蹿。

  那健勇毕竟是兰氏挑选出来的精壮之士,虽不善登山,却长于刀兵肉搏,本能之下往旁边疾滚,腰刀出鞘,回身挥手便是一刀。

  那兽全不躲避,一抬前腿竟将那刀“叮”踩在脚下。叼住那健勇,一甩头,“扑通”扔至乌皋之中。

  健勇哇哇惨叫犹在耳畔,那乌皋已将他吞没,连一丝痕迹都无法找寻。

  那兽瞪圆双眼,直盯着木娅与郁老实。

  “阿爷,这却不是幻觉吧?”木娅回身小声问道。

  “嗖!嗖!”郁老实已经开弓,两支羽箭贴着木娅发梢掠过。

  那兽只轻轻一跃,便躲过了那两箭。

  “木娅,快走!”郁老实手中长绳一抖,木娅凌空飞起,落向远处山林。“噌”郁老实猎刀在手,迎着那兽冲了上去。

  那兽却并不在意郁老实,只追着木娅飞纵了过去。

  夜色下,一团黑气悄悄潜向医馆。

  “娘,时候不早了,您也该回去歇息了。”是呼延烈的声音。

  “哎哟,真是长大了!为娘想不过多陪陪你,多与你说说话都不行了——好了好了,为娘这就走,你也早些歇息,别累坏了身子,到时候,木娅那里娘可交不了差!”见呼延烈已经行动自如,兰氏心情大好。

  “娘——”呼延烈佯装生气,“烈儿已不是小孩子了,自己会照看好自己,您也用不着向任何人交差!”

  “哎哟,好了,为娘不说了,不说了。你早些歇息,为娘明日一早过来看你!”兰氏乐颠颠出门去了。

  行至门口,又吩咐下去“二殿下重伤初愈,小心伺候,有事即刻禀报!”

  呼延烈来至水槽前,看了看弃,叹了口气“兄弟,没想到害你这么惨,那个老匹夫,真是该千刀万剐!”

  忽然听到屋外一声惊呼“谁?”

  再抬眼时,屋中已经多了一团黑气。黑气中两团莹莹绿光,正盯着水槽中的弃。

  “你是何人?竟敢擅自闯入?”呼延烈厉声喝问。

  “嘭!”门被撞开,数名龙方卫士冲了进来,将黑气团团围住。

  黑气并不搭话,只滴溜溜一转,“噗噗”数声那些卫士竟皆飞了出去,倒在地上再不能动弹。

  黑气一步步向呼延烈逼近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弃天行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你只为原作者铜声马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铜声马并收藏弃天行道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