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郁将军,你方才说姑臧乃是苍蘼皇帝让与你们单于?不知郁将军口中的苍蘼皇帝是谁,他的话又能不能作数?”

  “当今苍蘼皇帝,自然是蹇横!他贵为天子,金口玉言,亲口承诺怎不能作数?!”

  “将军莫非亲耳听到他承诺,又或亲眼见到两国文书?”

  “那倒没有!”

  “好!那蹇横既是金口玉言,若他当着将军之面亲口说出自己并未许诺要将姑臧让与你们龙方,又当如何?”

  郁广都笑了笑:“蹇横并不在此处,我们如何听他亲口说话?世子这是要如何赌法?”

  “郁将军只须回答我的问题。http://”

  郁广都心中思忖:若他狼骑继续攻城,只怕我军支撑不到明日。依单于安排,那蹇横此刻只怕已被我龙方伏兵狙杀在归国途中。即便侥幸逃脱,也该回到国都之中苟延残喘。听这金人辅口气,却似乎能顷刻间将他带至此处,这如何可能?还有那蹇横毕竟一国之君,说过之话总不至于抵赖吧。

  “若他此刻亲自来至此处,对我说他并未许诺要将姑臧交于龙方,我今日便将姑臧归还与你。但你需确保我这数万龙方儿郎性命无虞。”

  “郁将军此言当真?!”

  “若他不能亲自来至此处,又或者来了此处说出他确实有过承诺,世子是否即刻退兵?”

  “那是当然!”

  “好!我今日便与世子赌上一场。”

  金人辅自怀中取出小刀,在虚空中轻轻一划,空中现出黑洞。

  数条黑气如触手般将一人自黑洞中托出,正是蹇横。

  郁广都与宇文追俱吃得一惊:蹇横怎会从这黑洞中现身?

  定睛看时,蹇横面无血色,双眉低垂,双眼似睁还闭,浑身也似没有了筋骨般软搭搭。

  “蹇横!”金人辅召唤。

  “是!”那蹇横回答。

  “你是否许诺要将姑臧交与龙方?”

  “朕从未许诺!”

  不对,这蹇横似乎早被他控制,怪不得他要与我以此为赌!郁广都心中一个激灵。

  “郁将军,你可听见?”金人辅问。

  “世子还真是费心了!”郁广都哈哈一笑,“也不知世子何处弄来这么一个与蹇横生得颇有几分相似之人,诓骗在下。”

  “蹇横,”金人辅似乎早料到郁广都会如此说,“取出你的‘金骨乌’!”

  那蹇横只低着头,手一挥,“金骨乌”飞出,在半空之中呼呼旋转,金珠发出慑人声响。

  “郁将军,这‘金骨乌’总不是假货吧!”

  见到蹇横独门兵刃,郁广都心知那便是蹇横本人了,但他又怎愿如此便认输。

  “世子做戏做得还真像,连这伞都做好了!”

  “郁将军,你若还是不信,且看看这是何物?”金人辅手一挥,一物疾如闪电射向郁广都。

  郁广都本能一躲,那物却在他面前不到一尺处陡然停下。

  郁广都吃了一惊:这是什么手法,如此诡异。

  仔细看时,那乃是半块虎符,在月夜中泛起乳白色氤氲宝光。

  “此乃昆吾山龙涎玉制作的苍蘼兵符,无人能够仿制,如此蹇横总不会假了吧!”

  郁广都其实已完全确信那人便是蹇横无疑,却仍是不愿松口:“待我亲自问他!”

  “蹇横,当日你答应我龙方单于,以姑臧十六郡换我自西南退兵,好让你腾出手来调理苍蘼内政,可有此事?”

  那蹇横头也不抬:“并无此事!”

  “你堂堂一国之君,可不能信口雌黄,言而无信。”

  “朕并未骗你!”

  便在郁广都无计可施之时,身旁站起来一人,正是宇文追。

  “蹇横,你看清楚了,我是何人?”

  “宇文将军,你不是已经为国捐躯了?”

  “只许你在这里骗尽天下人,便不许我宇文追也骗你一次?”宇文追冷笑一声,“当日便是你亲自修书,令我将姑臧城防移交给呼延犽牙。你竟不记得了?”

  “宇文追,你个卖主求荣的小人,分明是你将这姑臧拱手送给了龙方,却赖在我的头上。”蹇横依然低着头,连看都不看宇文追一眼:“不然今日你怎会站着这城楼之上,与那龙方将军并肩而立?”

  “你!”这蹇横非但言而无信,还要血口喷人。军中来往书信,皆是阅后即焚,手头并无实据,宇文追一时气结,直恨不得飞身下去将这蹇横的肉一块块咬下来。

  “啊!”只见他一声暴喝,弯弓搭箭,“噗嗤”一箭射向蹇横。

  这一箭乃是他极度愤怒之下发出,众人听到弓弦声响时,那箭已到了蹇横眉端。

  “你个弑君篡位的小人,还有什么颜面说人卖主求荣?!”宇文追一声大喝。

  那箭到了蹇横面前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弃天行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你只为原作者铜声马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铜声马并收藏弃天行道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