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宣苍灵卫上殿。”

  弃心中奇怪:究竟何事,定要我到这金殿之上说明?

  “小民叩见皇帝陛下!陛下千秋万岁!”弃行礼。

  “诶,苍灵卫平身、平身。你乃是朕敕封的大臣,怎么还称自己为草民?”皇帝亲自走下丹陛将弃扶起,“来来来,见过上将军。”

  顺着皇帝手势,弃仰头一看,金殿之侧立着一名黑乎乎玄甲将军,身量高大,面相凶恶。

  遂行了过去:“拜见上将军!”

  蹇横低头看弃,不过一名眼眸幽深黝黑健壮男子,并无什么特异之处,略回了一礼。

  “龙方来犯,上将军不日即奔赴前线,眼下正在国中征募骁勇之士。听闻苍灵卫当日孤身救回公主,激赏不已,欲邀苍灵卫同赴沙场,一同卫护我苍蘼百万黎民,共建不朽功勋,不知苍灵卫意下如何?”

  这便是小宫女口中那将军?单看这形貌,确实难与扬灵匹配。还有,他们叫我过来竟是要我去与龙方交战,岂非将我无端端又扔入这些庙堂争端?弃心中念头乱闪,并不情愿,故而迟迟不语。

  “苍灵卫可知此战因何而起?”见他犹豫,蹇横发问,声如铜铙。

  “弃有所耳闻。”

  “公主早已许下婚约,龙方却故意遣使求婚,还当庭羞辱公主,此战不仅关涉到我苍蘼国威,更关涉到公主名节。苍灵卫既知此事,缘何还在犹豫?”蹇横再问。

  “是啊,是啊。灵儿数次三番央我要上战场,皆被我拒绝。若苍灵卫能替公主一战,公主必定欢欣鼓舞,我苍蘼必定军心大振!”皇帝亦在一旁鼓动。

  扬灵竟想亲自上阵?弃眼前突然又闪过那双盈盈泪眼,心中泛起莫名酸楚。

  “食人禄,忠人事!苍灵卫既许下承诺,愿意护卫公主,便当视公主名节如一己死生,岂可罔顾?况我苍蘼与龙方惊天一战,无论胜负,必将载入史册,彪炳千秋,乃是男儿成就功业的绝好时机,你莫非打算白白错过?”

  蹇横见弃犹在沉吟,竟焦躁起来:“你如此瞻前顾后,扭扭捏捏,究竟去也不去?”

  这蹇横面目可憎、出语咄咄逼人,说的话却有几分道理。

  弃生平最恨被人误解,尤其是被当做小人猜度!

  当他最后说到“瞻前顾后,扭扭捏捏”之时,好似竟已将自己视为那忘恩负义贪生怕死之徒,心头火起,大喝一声:“去便去,有甚大不了?!”

  “好!”皇帝一拍手,看了蹇横一眼,“我早说过苍灵卫乃是深明大义之人!”

  “明日辰时来我军中报到,晚了军法处置!”蹇横向皇帝行了一礼,径自下殿去了。

  “苍灵卫,此事目下无须叫公主知道,届时朕自会同她说起。”皇帝来至弃的身边,小声提醒了一句。

  //

  安西殿中。

  “公主殿下,家母突然急病,奴婢想告假回家看看。”夕张满面愁云跪在公主面前。

  这夕张行事乖张,倒是个有孝心的孩子。莫非真如弃哥哥所说,她并非想象中那么不堪?扬灵不觉又抬眼打量了她一番。

  “你来这宫中也有段时日了,既是母亲生病,原应该回去看看的。”

  夕张看来神色委顿,眼角还有泪痕,不似说谎。

  “来,”扬灵将手一招,“这里有些零碎物件,你随便挑些回家作为礼物吧。”

  夕张一看,扬灵脚下一口箱子,内里皆是珠玉玛瑙,却是皇后送来的聘礼。

  “公主殿下,这我怎么能要?”

  “这你有什么不能要的?”扬灵从中间随手抓起一把塞到她手里,“省得回家又说宫中如何无聊,公主如何无趣。”

  夕张笑了笑:“公主殿下,您还记着呢?夕张以后再不那样说话了。”

  “去吧,母亲什么时候好了,你什么时候再回来。”

  看着夕张远去背影,扬灵竟有几分深深的羡慕:“母亲……真好!”

  //

  尚在卯时,弃已来至蹇横帐中。

  “好!”蹇横见他早早赶到,面有得色,“苍灵卫与行军布阵之事可熟悉?”

  “弃只做过几年猎户,并未入过行伍。”弃实言相告。

  蹇横点点头:“军中不比别处,最重资历,亦最讲法度。苍灵卫未入过行伍,无有资历又不懂法度,虽有禄秩,但仍只能做一名普通士卒。”

  他话锋一转:“但你是代替公主出征,头顶天家颜面,加之身手了得,便从伍长做起,若有功劳再行擢升。不知苍灵卫意下如何?”

  弃早想得明白:既是替公主出征,我便要上阵杀敌,不能光做个幌子落人笑柄。但若要指挥千万兵马,在那生死存亡之地,我却不能将他人性命当做儿戏。

  所以如若蹇横要他做什么幕僚或是将领,他原是打算推脱的。

  这伍长却不过五人之长,既可上阵杀敌,局面亦容易操控,弃盘算一下,应承下来。

  “老勺头!”见他应承,蹇横面露喜色,喝了一声。

  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卒应声而入。

  “这便是我与你说过的苍灵卫,今日起,便由他担任你们的伍长。”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弃天行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你只为原作者铜声马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铜声马并收藏弃天行道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