扬灵猛吃一惊,“哗啦啦”自树上摔落下去。

  身后人影一闪,她被接住了。

  “公主姐姐,你好沉!”竟然是夕张的声音。

  扬灵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:我难道又输了?等等,夕张何时变成那副眼神?

  扬灵偷偷抬眼看夕张,她也正笑眯眯看着扬灵,并无异常:“姐姐,你还不下来?我快抱不动你了!”

  莫非方才是自己眼花?

  扬灵长吸一口气,抬腰一弹,翩然落地:“谁要你抱?!”

  弃已从殿前奔了过来,见到这幕场景,知道扬灵已经输了,亦不好再说什么。

  “好了,自今日起,姐姐再不许叫夕张回家。”

  “那你也记住自己的承诺:乖乖听话、不许惹事,若你违背诺言,我还是会毫不客气叫你滚蛋。”扬灵扯扯衣衫,并不看她。

  “好的,公主姐姐!”夕张行了一礼,笑嘻嘻往旁边一站。

  “走啊!”扬灵冲她一努嘴。

  夕张有些愕然。

  “我要同弃哥哥说话,你在旁边作甚?”扬灵盯着她,“你方才说过什么?莫非转眼便忘了?”

  “哦遵公主姐姐命!”夕张拿眼来回梭了两人几下,故意拖长了声调,转身一跳一跳走了。扬灵被她弄得又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

  “这丫头也许并没有那么不堪,只是骄纵惯了,缺些管教。”弃看着她的背影,轻声同扬灵说。

  听弃这么说,扬灵眼神流动,喊了一声:“来人!”

  那年长寺人急忙忙行过来:“公主殿下。”

  “找个能干些的女史,好好教教那丫头宫中的规矩。”

  “公主殿下放心!”那寺人心领神会去了。

  //

  数日前,大殿。

  “蹇爱卿,姑臧突遭奇变。金闻喜身死、世子下落不明……姑臧这屏障一破,只怕北境与龙方会趁虚而入,我苍蘼国境堪忧啊!”

  苍蘼皇帝姬肇双眉紧蹙,在丹陛之上踱来踱去。阶下一人,青衣玄甲,带剑昂首而立,乃是上将军蹇横。

  蹇横声如铜铙:“皇上不必担心,臣即刻传书宇文追,令他率三万精骑自忽轮城火速赶赴姑臧接防。忽轮城离姑臧不远,宇文追半日可到。臣再亲起十万大军自国都出发,徐徐前进,以为后援。若北境与龙方胆敢来犯,定叫他损兵折将、铩羽而归。”

  蹇横身量高大,面似锅底,两条浓眉如同浮着的两块乌云,双眼一睁如有电光射出,咄咄慑人。天生一副异相!

  姬肇心中奇怪:朕安排在姑臧的眼线并未传回任何消息,若非扬灵,朕根本不知姑臧已经灭国。他听闻此事却丝毫也不惊奇,莫非早已知晓?又甚或……一念及此,心中不禁“咯噔”了一下。

  见皇帝面色变化,蹇横已猜中他心中所想,竟毫不避讳:“姑臧乃是关涉我国之存亡的重地,因此早在十数年前臣便在城中埋下数名细作,以备不时之需。屠城之时,其中一人侥幸逃过,于是传回书信,臣也是方才刚刚知晓此事。”

  姬肇眉头一挑,呵呵一笑:“爱卿多虑了。爱卿若能亲自前往,那北境荒民与龙方小儿便不值一哂,此乃我苍蘼社稷之福啊,姬肇谢过爱卿。”

  蹇横面有得色,将手一拱:“蒙陛下不弃,臣愿为陛下驱策,肝脑涂地,九死不悔!”

  姬肇点点头,喝一声:“来人!”

  寺人托着一个木盘过来,木盘中一对无瑕白壁泛起氤氲宝气。

  “此乃昆吾山中所产龙涎玉璧,乃我苍蘼国之重宝。今日赐予爱卿,以壮行色!”

  蹇横伸手接过托盘,谢恩告退。

  看蹇横离开,姬肇如释重负,一屁股坐倒在龙椅之上,眼中泛起层层忧色。

  //

  来的女史名叫骆落,当日便开始训练夕张。

  那夕张竟十分配合,不出旬日竟将宫中诸般礼仪学得有模有样。

  这骆落以严厉闻名,又得了公主的授意,终日板着面孔,只是训斥。

  那夕张却并不反驳,只笑嘻嘻照做,骆落也拿她没什么办法。

  //

  不日,边境传来消息,苍蘼大军到后,姑臧乱局已经控制,城中也再未见那黑雾出现。

  北境与龙方俱得到消息,却慢了一步。

  只派了小股几支斥候,在姑臧周围查探了数日,见寻不到什么空隙,自行退去了。

  //

  不觉来这苍蘼城中已半月有余。

  除去修行,陪扬灵说话,弃每日并无他事,心中却时常牵挂于儿等人,想着早一日去到元旸帝都与他们见面。

  “弃哥哥,来这宫中这许久,我这身子骨都快要闲得发酥了。我听闻这王宫后的便是那玄都山,只是这山甚大,绵延千里。莫若今日我便同你一起去寻寻那孟诸大泽,看你说的那元旸帝都在与不在?”

  这日一早,扬灵便来至弃的房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弃天行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你只为原作者铜声马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铜声马并收藏弃天行道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