夕张突然抬手将白巾自头上扯下,擦了擦脸上尚未凝固的血迹,竟一边揉着脑袋,一边抬腿往扬灵他们这边行了过来。

  小寺人又发出一声尖叫,转身便跑:“诈尸啦!”

  年长寺人也想要跑,却双腿无力,只在地上打滚,连站也站不起来。

  小宫女皆躲在扬灵身后抖作一团。

  “都别慌!”扬灵一扬眉,抬手握住腰中短刀。

  一条人影掠过,闪电般冲到了夕张面前,抬手便要扣住她的脉门。是弃!

  那夕张往后一闪,手一收,竟极灵巧避了过去,娇叱一声:“哪里来的野小子,敢讨姑奶奶不,本姑娘的便宜?”

  弃呆了一呆,随即笑了:“你竟没死?”

  夕张瞪着大眼睛,满怀戒备看着弃:“呸呸呸!你才死了!”

  看见扬灵身旁一堆小宫女,她突然冲了过来,伸出一个指头,只在人群中指来点去:“是哪个不长眼的刚才推我一下,害姑本姑娘摔了个头破血流?还将本姑娘放在那破木板之上,拿这白绫蒙住嘴脸?”

  你这也太跋扈了吧,当着我的面来训斥我的宫女,竟完全没将我放在眼里?扬灵心中极为不快。只是这夕张既然没死,她亦松了口气,再不愿多事。

  “你这么好的身手,怎会叫人从背后推倒?”扬灵亦看出来,这夕张身手十分敏捷,“你倒是看看,这些小丫头中哪个有这番本事?”

  夕张被扬灵拿话一顶,愣了一下。

  “还有,你方才摔倒之时,可有他人看见?”扬灵回身,问一众寺人宫女,“夕张如何摔倒,你们方才可有看见?”

  一众寺人宫女纷纷摇头:“没有!”

  “既无一人看见,你凭什么便一口咬定是我宫中之人将你推倒在地,你是何居心?”

  “我”那夕张一时气结,脸涨得通红,不知如何辩驳。

  “我宫中之人见你摔倒,好心救你,反被你诬陷。若不是看你姨母面上,我今日便命人将你捆了出去,往那护城河中一丢,看你能嚣张到几时?”

  扬灵身后,那年长寺人已经起身,正在那撸胳膊挽袖子摩拳擦掌。众宫女也叽叽喳喳起起哄来。

  “你”夕张见势头不对,自己怕是惹了众怒,竟突然换了一副笑脸,“公主姐姐,方才是夕张不好,惹姐姐生气了。姐姐,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不与夕张一般见识,原谅了夕张这次啊!”

  这变化来得有些突然,扬灵一口恶气还没出完,正想再演一出棒打落水狗的好戏。她这突然一服软,弄得扬灵兴味全无,一甩手,拉上弃转身便走:“谁是你的姐姐?明日同我一齐去见你那姨母,送你回家!再在我宫中闹出事来,决不饶你!”

  宫女皆在偷偷拍手称快,夕张只瞪圆了眼恶狠狠看着她们。

  “看什么看?还不赶紧回房呆着去!”年长寺人冲夕张一挥手,“公主殿下说了,休要再惹麻烦,否则对你不客气!散了,散了……”

  夕张低头转身往房间行去,突然回头,恨恨看了眼扬灵与弃的背影,眼中竟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狡黠绿光。

  //

  第二天发生的事情,却是扬灵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。

  “公主姐姐,早呀!”扬灵一出门,一条黑影“唰”蹦出来堵在她的面前,吓她一跳。却是那夕张,她竟一早等在门外。

  “正好,同我一起去见你姨母。”看见她,扬灵没好气。

  “公主姐姐,我想通了,我觉得你这宫中还挺好玩的。你呢,对我也不错,所以,我不打算走了。”

  “什么?”扬灵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  “我不走了,我陪姐姐解闷。”夕张瞪着大眼睛看着扬灵,“怎么啦?姐姐不愿意啊?”

  明知故问!扬灵心中厌烦:“你陪我解闷?你回了家,我自然就不闷了。走!”

  扬灵一把拉起她的手,往外便走。

  那夕张轻轻一抖,竟将手从扬灵手中抽了出去,站在那里笑嘻嘻看着扬灵。

  扬灵虽不是修行之人,但自幼习武,寻常男子被她扣住,也不能轻易脱身。这夕张轻轻一抖竟将她手甩开,她难免吃了一惊。

  夕张见她表情,咧嘴一笑:“公主姐姐,我们来玩个游戏,若是你赢了,我便乖乖回家。若是我赢了,我便留下,如何?”

  扬灵哪有心情与她玩什么游戏,只大声呵斥:“休得胡闹,与我一道去见你那姨母。”

  “姐姐想要我在姨母面前如何说话?”夕张双手叉腰,仰头盯着扬灵的眼睛。

  “是说姐姐讨厌我,所以要赶我走?还是说,姐姐欺负我,叫人打破了我的头?”

  “你”她竟出尔反尔,扬灵气得满脸通红,“你信不信我现在便叫人将你捆了,交与父皇,问你个目无尊长、诽谤皇族的罪名。”

  “我信”夕张头一甩,拖长了声音,“大不了将我赶出宫去,再大不了让我爹掏些银子了事!”她语气一变:“但我更相信,你与我姨母自此撕破面皮,再难相处,这宫廷将变为囚笼,将你深锁其中,不能解脱。”

  “你个狗奴才,竟敢要挟我?”扬灵但觉眼前金星乱窜、身子控制不住地颤抖,再不顾身份,一闪身冲了过去,抬手便是一巴掌。那夕张竟早有防备,一闪闪开。

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弃天行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你只为原作者铜声马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铜声马并收藏弃天行道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