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速速知会有司,抚恤难民。”少年将军吩咐身后军士,“再去沿途看看,可有需要帮助之人。”

  那少年将军拨转马头,缓步行至弃等三人面前:“尔等可有受伤?”

  那汉子摔了一身尘土,见了那将军却十分激动:“姬将军,多谢搭救,我等没事。这车坏了,找地方修修就好。”

  弃抬眼仔细看这将军,四方脸,两条浓眉、一张阔嘴,相貌并不出众,却有一股天生的豪杰之气。

  那将军看三人并无大碍,微点点头,“驾”一声策马入城去了。

  弃再看扬灵,虽然连日不曾进食,方才又摔了一跤,比起日前在那山谷之中反是精神了不少。

  “你可能行走?”弃小声问。

  扬灵试着移动双腿,点了点头:“只是慢些!”

  弃转身向那汉子,心中却有一丝羞愧:“兄台,方才多亏有你!只是害你连车都损坏了。”

  扬灵一拐一拐行过来,从腰间取出数片金叶子,塞到了汉子手里。

  那汉子一见,连声推辞:“使不得,使不得!在外行走,谁没有个要人帮衬的时候。两位千里迢迢来这国都投亲,到处都是使钱的地方,赶紧拿回去,收起来。”

  汉子要将金子塞回扬灵手中,扬灵如何肯要,拉起弃便往那城门里走,一边回头大声说:“大哥,快去寻你那牛,再晚些都不知跑哪里去了。”

  汉子一拍脑袋,竟向两人作了一个揖,转身往那牛跑的方向追了去。

  过了吊桥入了城门,弃才发现,这苍蘼国还真是物阜民丰,一点不输那元旸帝国。

  街道两旁屋舍井然,集市上人头攒动,来往行人皆是面带笑容、神情安闲,空中还漂浮着淡淡香料气息,叫人神清气爽。

  依那汉子指点,一边沿途打听,两人一步步往皇宫行来。

  刚进城时,扬灵还与弃说说话,愈接近那皇宫,反倒愈发沉默起来。

  弃原有很多问题,也不好再问,两人只默默行路。

  来至宫门,有金刀侍卫将两人拦住:“苍蘼皇宫,闲杂人等休要乱闯!”

  扬灵仍不说话,只从怀中掏出一块残缺玉佩,放在他面前。

  侍卫并不认识,只见那佩极其温润古拙,颜色青绿、金丝缠绕,不是凡俗之物。

  又见扬灵虽然满面尘灰,但相貌着装皆是十分高贵,不敢怠慢,赶紧着人入内禀报。

  过得片刻,竟有数名寺人匆匆赶至,为首的一名白发苍苍,抢过那佩一看,双目垂泪,“扑通”一声便跪了下来:“公主殿下,可认得老奴……老奴是阿金啊!”

  她竟是这苍蘼国公主?弃心中一惊。

  那侍卫闻言也吃得一惊,“扑通”跪在地上,“咚咚”磕头:“小的不曾见过公主殿下,多有冒犯,还望公主殿下赎罪!”

  见寺人、侍卫跪了一片,扬灵轻轻说了声:“都起来吧!”

  行过去欲将那白发寺人搀起来,双腿却仍是无力,又差点摔倒。

  弃一见,赶紧闪身过去,助她一起搀起那老寺人。

  老寺人颤巍巍起身,拿眼细细打量扬灵:“像!真像!”

  突然向天长揖:“娘娘,公主殿下回来了,阿金终于等到公主殿下了!”

  随即回身吩咐:“去,禀告皇上:扬灵殿下回宫!备一顶软轿,先回安西殿,伺候公主殿下沐浴更衣后即刻面圣。”

  老寺人又抬眼看着扬灵,眼中满是慈蔼之色,扬灵却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起来。

  那阿金突然一跺脚,又有些伤感:“你看你看,老奴这一高兴便糊涂了,公主殿下离开之时不过襁褓中的小小婴孩,又怎会记得老奴呢?”

  “老奴失礼,殿下莫怪。阿金受娘娘临终之托,要在这苍蘼城中等待殿下归来。虽然山河远阔,宫闱阻隔,阿金心中却时常思念:小殿下在我姑臧可还安好?如今长成了什么模样?屈指一数,竟已过去十六春秋,阿金也已年近花甲,只盼着在有生之年还能再见上殿下一面,没想到天可怜见,今日这心愿终于得偿。见殿下相貌风神犹如娘娘再世,定得皇上喜爱,真是天佑姑臧,天佑娘娘……老奴开心,开心!”

  听这阿金浓浓姑臧口音,想起从未谋面的母亲,又想起姑臧故国,扬灵鼻子一酸,眼泪差点夺眶而出。

  见扬灵伤心,阿金赶紧躬身赔罪,竟连扇了自己几个耳光:“阿金该死,阿金只顾自己高兴,惹公主殿下伤心了。”

  扬灵一把将他拉住,抹去眼泪:“金内官,终于回到苍蘼了,扬灵这是高兴!”

  那阿金这才转忧为喜。

  软轿转眼备好,阿金赶紧请扬灵上轿,引着众人来至一处宫殿。

  阿金并不识得弃,只当他是公主自姑臧带来的贴身常随,也安排沐浴更衣,准备一同面圣。

  弃心中尴尬,却不好说出,只得任由他们摆弄。

  //

  还未安顿完毕,便传来内侍呼声:“皇上驾到”

  声音未落,那苍蘼皇帝已经急急冲了入来,看一圈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弃天行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你只为原作者铜声马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铜声马并收藏弃天行道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