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日,子时,山体又开始变化。

  不过这次与之前完全不一样,这次变化的前兆不是来自地底,而是来自空中。

  长空中现出咆哮之声,咆哮声中乌云翻滚,一个巨大气旋慢慢显现。

  地底熔岩喷射而出,在气旋的吸力下如火龙般冲天而起,气旋带动十余条火龙,慢慢旋转,形成一个硕大无比的火焰沙漏。

  毁天灭地的力量竟好像要将整个罔山搬离地面,在空中化为飞灰。

  草木尽焦,灼人的热浪让弃根本无法呼吸。

  火龙一步步逼近,弃脑中一幅一幅闪过无数画面。

  远远行来一个僧人,手中拿着一个散发淡淡光华的珠子。

  对,那年弃五岁。

  僧人隆鼻深目,螺髻高耸,口吐梵音,无人能识,人们要么指指点点,要么避而远之。

  众人看到了僧人,弃却看到了珠子。

  那珠子,琉璃制成,晶莹剔透,内中竟有日月星辰、山河湖海,俨然小小乾坤。

  更神奇的是,只要僧人轻轻一转,珠中便日月移位山河颠覆,片刻却又回复平静,现出全新宇宙。

  弃找到僧人,要用手中酸果与僧人交换。

  僧人眼露光芒心中欢喜,却并不要酸果,只伸出一根指头,放在嘴前,便将珠子递给了弃,转身飘然而去。

  弃拿着珠子,狂奔回家,不知肚饿疲倦躲在柴房后偷偷玩了整整一天,任阿爷喊破了嗓子,竟像聋了一般。

  第二天人们发现他时,他在柴堆后睡得正香甜。

  醒来后摸遍全身珠子?我的珠子?我的珠子哪里去了?

  手中空空如也,珠子不翼而飞。

  弃不吃不喝将整个村子翻了三遍,连一根杂草、一个鼠洞都不放过,珠子却从此不见。

  一刹那,天已大亮。

  弃躺在地上,竟觉心中说不出的舒适惬意。

  难道这竟是一场梦?还是我已经……弃活动了一下手脚,衣衫褴褛伤痕犹在。

  狠狠掐一把自己,疼得发抖,这里并非梦境。

  刚才自己被地火吞噬卷入气旋的一瞬,弃还清楚地记得。

  明明身体被烧灼扭曲撕碎似乎已成齑粉,为何现在竟好好的?

  莫非真如自己猜测,这罔山竟是被什么人装在了一颗珠子内?

  那气旋便是一道门,可以从珠子一端来到另外一端?

  世上哪来如此诡异之事!弃无暇多想,翻身坐起,这才发现自己已来到一个匪夷所思的世界。

  天空中,朗日生辉,祥云朵朵如莲花绽放,五色巨鸟鸣声清越翱翔其间。

  四周群山环拱瀑布飞泻,林间古木参天绿草如茵,各种弃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异兽欢腾雀跃。

  盈眼皆是一人高盆大奇花,如海盛放,和风送来阵阵清香,叫人如痴如醉。

  身外数丈巨石上,横卧一空心巨木,其围何止百丈。

  木心空洞内,赤焰焰生着的三株伞状灵草,不正是村长所言“古食灵”?

  弃心头狂喜,飞奔而去,小心采下,细细包好放置怀中。

  弃正四面张望,突然鼻端飘来一阵诱人甜香,与那花香迥异,弃这才想起自己三天没有进食了。

  他从巨石上轻轻跃下,却发现落脚处土色黄黑相间,生有褐色长草,竟颇有弹性。

  循着香味细细搜寻,弃发现草地深处,长草倒伏垒成一窝,窝中一物大如鸡子,精光四射,那一阵阵甜香便是从它发出。

  弃正欲拾起此物,忽觉身下颤动,空中嗡嗡轰鸣,弃以为又是山体变化,急忙蹲下身抓紧长草。

  却见花海中生出数片巨大透明翅膀,带起一股飓风,将整片草地抬起。

  只一瞬,弃已在半空之中,自己身下,哪是什么草地,竟是房屋大小一只巨蜂。

  弃这一惊吃得不小哪来如此巨蜂,如今可如何下去?

  巨蜂飞起,原可轻易将弃从身上颠下,却似有所忌惮,只敢起伏高低,不敢迅疾翻滚。

  此蜂飞起,空中巨鸟竟群起争食。

  弃伏在蜂背,但觉铁喙钢爪带起一阵阵疾风自面门、脑后掠过,身畔鸟鸣之声震耳欲聋,更凶险过那滚石巨浪数倍,暗暗心惊。

  巨蜂十分灵活,一边躲避,一边急速鼓动翅膀,发出有节奏的轰鸣。

  不多时,竟有无数巨蜂自地面花海中群涌而至,护住此蜂。

  蜂群似有分工,一部分抵挡空中巨鸟,一部分却专门伸出蓝汪汪光闪闪的螯刺,要将弃刺下蜂背。

  弃只能单手挥舞猎刀,与群蜂交手,左支右绌渐渐不支。

  此时,又一巨蜂从身后袭到,弃但觉寒透脊背,急忙伏倒。

  头顶却又有三四支巨螯同时刺到,弃已无路可走,突然心念一动,伸手抓起那“鸡子”,往头上一举。

  那物放出豪光,几只巨蜂竟生生将螯刺收住。

  然速度太快,巨蜂避让不及,还是撞在一起,如巨石般向弃头顶砸过来。

  情急之下,弃将那“鸡子”往口中一塞,原地一纵再一滚,从巨蜂背上跳落。

  那“鸡子”甚是奇异,温热蠕动香滑异常,令人口舌生津,咕咚一声竟被弃咽了下去。

  蜂群大乱,上下纷飞,弃瞅准时机,借助猎刀和弓箭,从一只蜂背跳落另外一只,层层跃落。

  眼看离地面只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弃天行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你只为原作者铜声马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铜声马并收藏弃天行道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