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玄都别业名义上是元益丰商行所有,实则祁无伤私产,只偶而用来集会议事、招待远客。

  别业建在那孟诸西北玄都山脚下,面朝大泽背倚群峦,不过一处三进带小花园寻常院落,并不起眼,胜在十分雅致幽静。

  “老哥哥,近来可好。”陌离提着一只荷叶小包,欣欣然跨进了那别业大门。

  “哎呀,陌兄弟。”门房老周见到陌离,一瘸一拐冲过来,满面欢喜、一把拉住,“有日子不见啦!”

  “方才在那渡口撞见一麻脸汉子,见他那鲈鱼十分新鲜,要了两尾。突然想念老哥哥手艺,便折过来讨杯酒喝。来得唐突,老哥哥勿怪啊。”

  这老周数年前去漠北行商,路经那穷娄山时遇上雪流沙,丢了货物不说,还折了一条腿。

  是陌离将他自那雪堆中扒了出来、捡回一条命,一路延医用药送到帝都,还悄悄替他赔上了本钱。

  老周原有一子,素日游手好闲,听闻此事之后,恐被老头拖累,竟连夜悄悄跑了。老周再无依靠,好在还有几分人缘,托人情在这别业中谋了门房杂役的差使,凄凉晚景中好歹有了个立脚之地。

  陌离每次返回帝都,但得大块工夫,便会来他处盘桓、与他作伴。这老周颇喜食鱼,也会做鱼,见陌离手中两尾鲜鱼犹在那“颇颇”挣扎,赶紧接了过去,置于面盆清水中。

  “哪里话陌兄弟啊,我这里,你只甚时想、便甚时来!”

  老周环顾下室内:“哎哟,酒不够了,我这便去沽。二里地外那小酒肆打出招牌,夸口说他们家新上的菖蒲酒是‘迎风香三里’,我却没有闻到。”

  “也不知道是近来这风皆不往我这里吹啊,还是那多出的一里地被谁偷了去?今日正好去看看。”

  陌离知道他性情,哂然一笑,并不阻拦,任他拖着一条腿哼着小曲逶迤去了。

  见老周走远,陌离却向院内行来。那满院栀子正在怒放,浓香扑鼻。陌离一边玩赏园中秀色,一边留神那几间客房,却并未发现有人入住痕迹。

  “这却奇怪了,莫非那女子住在了后院罩房之内?”

  陌离寻到那耳房旁小门,门上竟上了锁。自那门缝中也窥不见什么。

  陌离绕着院子又转上数圈,角角落落俱看了看,并无收获。

  耳听得老周已在门外吆喝:“陌兄弟,哥哥今日沽了二斤酒,你可不许再找借口推脱了,甚时候喝完,甚时候许你离开。”

  陌离赶回门房,老周已在那里安排杯箸。他竟还切了一大盘上好卤煮羊腱子,备了几个时鲜小菜,一边往桌上摆,一边笑哈哈说:

  “陌兄弟,你知道吗,到了那小店,我问他啥叫‘迎风香三里’啊?”

  “那小二倒着实机灵,一眼竟看出我是找茬来了,随口便说:这‘迎风’是这酒名,这‘三里’呢,却是嘴里、肚里和梦里。”

  “嘿,他这一说,我便喜欢上他了。于是接着问:你小子这脑子,陀螺做的吧,转得恁快?你猜那小子怎么说?”

  “他说:我满脑子腱子肉,从来不转筋,只一动便慢不下来。一边指着这卤煮:您切二斤回家试试,保您吃过之后也是满脑子这腱子肉。这不,我就切了些。”

  转身提起那两尾鱼:“陌兄弟,多吃点肉,脑子不转筋啊哈哈,我拾掇那鱼去。”

  “这老周虽时运不济,活得倒甚是洒落,竟比我还爱玩笑。与他相处,颓唐一扫、神清气爽,果然是个妙人。”陌离心想。

  “你且去,我先让脑子转下筋,等阵好见识这腱子肉的奇效。”

  “哈哈哈……”

  那羊腱子卤得烂熟,香黏中微微弹牙。

  不知那小店用了什么佐料,野蛮辛辣间竟爆出缕缕酸甜,陌离初时极不适应,然而数块下口之后便对这味道极是神往。

  那酒虽是村酒,却确是十分醇厚,伴随菖蒲异香,入口即化。

  两人觥筹交错,不觉已至戌时,皆是微醺。

  “老周,这宅院莫非现在竟只你一人住?”陌离见院内并未点灯,问那老周。

  “原有几个小厮、仆妇,月前不知何故皆被调去他处了。这院原也不大,只偶尔祁东家过来歇息。没客人时,我一个人伺候着尽够了。”

  “哦?偌大元益丰,竟没有一个客人住到此处?祁东家上次过来,却是什么时候?”

  “嗨,那做客商的哪个不喜繁华,商行在城中原有数处客栈,谁愿来这荒僻之地啊。祁东家上次过来,十数日了吧,他也来得极少。”

  “我倒觉得此处甚是清静,花木生香、夏虫呢喃,更有老哥哥这样一个妙人,令人心中欢喜。来,来,来,你我浮一大白!”

  “哈哈,陌兄弟,你莫非竟想留下与我一起坐这门房?那可不行,你休要抢了老哥哥的饭碗……”

  两人又饮得几轮,那菖蒲酒后劲上涌,老周已不胜酒力趴在小桌上不愿动弹,嘴里兀在嘟哝:

  “坐门房,坐门房……脑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弃天行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你只为原作者铜声马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铜声马并收藏弃天行道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