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色下的镇台,泛着青光,连一声虫鸣都没有,静到令人害怕。

  地宫深处,血雾凝固,玄棺震怒,桀桀作响:“为何又迟了这许多日!”

  巨力压迫之下,姬崖孙已是目眦俱裂,语不成声:“师尊,七岁夏夏至日午时三刻出生孩孩童,这方圆五百里已经搜罗殆尽,徒儿这是这是从南郡千里之外寻到的,因此迟了迟了三日。”

  “嘭”一声巨响,竟是玄棺生生将姬崖孙自洞中击出。

  “些许小事都办不好,要你何用?小小惩戒,再有下次,休怪为师无情。滚!”

  姬崖孙狼狈不堪,擦去嘴角血迹:“徒儿定当尽心竭力,报师尊不杀之恩。”

  月色下,姬崖孙面色狰狞,满面血痕,衣衫爆裂,突然像一匹受伤的野狼发出仰天长啸:“嗷”,抬手一挥,身边的一块巨石变成粉尘。

  //

  凌虚子亲率几名弟子悄悄伏在了那“扶风”行宫之上。

  “几位长老已率弟子各处探察过,此处只有一个寺人负责看门,并无他人。”一名弟子回报。

  “入到各处房中,仔细查看,尤其注意是否有机关、暗门。”

  昆仑众人在那宫中折腾一宿,一无所获,悻悻而归。

  洗心长老性急:“难道并非此处?”

  “此处人迹罕至,又离帝都极近,确是个藏身的好地方。”凌虚子并不打算放弃,“却不要急躁,留数名弟子盯紧此处,明晚再探!”

  //

  已交子时,兴圣宫中太子嬴广犹在读书。

  窗前一道黑影闪过,房中突然泛起一股奇香。

  “谁?”太子察觉有异,熄灭烛火,正要站起,却头晕目眩,扑倒在地。

  “什么人?”是盲奴声音,应当是要去给偏殿后小马厩中那匹“牧云骢”添夜草,经过太子寝宫,发现有异。

  “啊”盲奴发出一声怒吼,似乎被来人袭击、受伤不轻。

  两人乒乒乓乓交手,宫中寺人大声示警,灯火闪动脚步凌乱,侍卫纷纷往兴圣宫赶来。

  “休要走……”盲奴的声音追随那人脚步,越来越远。

  嬴广晕了过去。

  //

  醒来时已是第二日。

  母亲懿宁皇后一脸着急守在榻前,脸上泪痕犹湿:“醒来了,可醒来了广儿,你吓煞为娘了!”

  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嬴广但觉昏昏沉沉,身子无法动弹。

  “广儿,你可好些了?昨晚你宫中竟入了刺客!这宫中真是越来越无法住了。”

  “哦,孩儿只记得正在读书,突然便身子一软……”

  “广儿,广儿……”是皇帝来了。

  嬴广想挣扎起来迎接,哪里动得分毫。

  “你好生躺着,不用拘礼。哎呀呀,怎么弄成这个模样?御医可来瞧过了?”皇帝扶他躺好,一边问旁边的寺人。

  “下臣见过陛下、娘娘、太子殿下!”正在此时,一人匆匆而入,却是衣寒山。

  “衣寒山,你个赤羽卫将军如何做的,竟让刺客混进宫中,还伤了太子?”一见衣寒山,皇帝便大声斥责。

  “原也是,这宫中什么时候竟变成这般容易出入了?对了,我却听说那刺客往景行宫方向去了。”皇后也似乎极是生气,却在最后不咸不淡加了一句。

  “那刺客可有拿到?”皇帝皱了皱眉。

  “回陛下,刺客并未拿到。不过”衣寒山左右看看。

  皇帝屏退众人:“此处无有外人,你但说无妨。”

  “在景行宫中搜出一套夜行衣衫、一张人皮面具,衣衫上有新鲜血迹,疑是刺客留下。”

  “缘何会搜到景行宫中去?”

  “昨晚太子殿下那盲奴入马厩添草,发现刺客,追踪至景行宫外,那刺客却消失了踪影。”

  “他既是个盲人,却如何发现刺客,竟还可以追踪?”

  “我今日找他问话时方才发现,那盲奴双眼虽盲,却是个修行之人,只怕境界还不低。他耳鼻极灵敏,身手也甚是利落。下臣斗胆:昨晚若不是他,只怕太子已遭不测。”

  “那盲奴是十年前孩儿自母后身边要来,极善养马,有一身力气,为人甚是忠厚。平日里孩儿便将他带在身边,数次遇险,皆是他护得孩儿周全。”太子在一旁帮着解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弃天行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你只为原作者铜声马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铜声马并收藏弃天行道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