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天疾走的流云卷起一丝晕眩,风拂过身体牵动发梢,飞鸟振羽声敲击耳膜,草腥裹挟尘土撞入鼻息……

  他已许久未曾发现,这个世界竟如此美妙,如此令人留恋。

  “姬云君?”一个声音响起,满是惊讶。

  “怎会是你?”另一个声音响起,竟有丝丝寒意。

  他抬眼,面前三条人影。中间的那个,他认得:土小四!

  “发生何事?却尘道长呢?可与你在一起?”

  姬崖孙往身下指了指:“地下!”

  //

  “一条”钻入地下,将乱石泥土小心掀开,挖出一个数丈深巨坑,却并未发现却尘等人的影子。

  弃与陌离、彭胖子只得依原样在大石上一处处去敲,一处处去听。

  忽然,石缝中飞出一物,在空中“啪啪”作响。弃仔细看时,原来是一只符纸折成的小鸟,正是却尘放出。

  “开!”弃催动根须缓缓拉起那大石,大石底下伸出颤巍巍一只血手。

  陌离与彭胖子赶紧过去,将那人一点点拉了出来,却是和光。

  “快!却尘师弟……”和光满身是血,回头指着那大石。

  陌离探头往石底一看,却尘仰面躺在那里,面色苍白,身下全是血污,一条腿被巨石压住,动弹不得。却尘旁边还有一人,上半截身子全在巨石之下,已被砸得稀烂。

  看见陌离,却尘咬咬牙,挥手甩出一道符纹,缠住那被压住的腿。举起木剑,只一剑,“唰”竟将那伤腿切了下来。

  甩开那断肢,却尘向陌离艰难地爬了过来。陌离目眦欲裂、涕泗交流,赶紧伸手拉住,将他抱了出来。

  “轰隆”一声,弃亦是力竭,将巨石放下。

  却尘、和光皆是惊魂未定,赶紧取出随身药丸服下。

  “姬云君,姬云君……”却尘四处呼唤。彭大嘴向他努努嘴,却尘回头发现躺在地上的姬崖孙,舒一口气,“我还有数十名弟子困在地下,弃兄弟,还要劳烦你帮我们找一找。”

  再往下挖,石头越发巨大,越难挖掘。不时发现断肢残骸,皆是昆仑弟子留下。

  又过得半个时辰,竟在石缝中找到两名命悬一线的昆仑弟子。再往下挖,便再无生命痕迹。

  “罢了,去吧!”却尘满面泪痕,仰天大笑,“大厦将倾,独木难支!这帝都不知藏纳多少污垢,原非我昆仑之力可以洗濯。我昆仑舍身赴死,冒此毁宗灭门的风险,不过想给天下人敲一记警钟,毋在浑噩中做了刍狗。”

  “土小四,你我今日便做个了断,如何?”竟是姬崖孙颤巍巍站了起来。众人看他时,皆吃了一惊,不知何时,他已变成满面皱纹、须发灰白,一副垂老模样。

  “云君,弃兄弟……”陌离赶紧劝阻,“今日这般局面,再不适合比试,两位莫若择地再战。”

  弃见他这般情状十分古怪,不欲乘人之危:“姬崖孙,待你痊愈,我们再战!”

  “土小四,过了今日,只怕我便难以赴约了。”姬崖孙惨然笑笑,“我虽不知你因何而来,却不想你失望而归。”

  “我因何而来?”弃眼中光芒转盛,“极西之地,罔山脚下小村庄,你可记得?”

  “极西之地?”姬崖孙沉思片刻,猛然抬头,“你便是那头悬日月的少年?”

  “我不知什么头悬日月,我只知道村中七十五条人命,皆要记在你的头上!”

  “好好好。”姬崖孙竟似得了解脱,往身后乱石堆中一跳,“来来来!”

  他身后升起一面明镜,手中多了一方古印,竟又恢复了疏朗挺拔的身形气度。

  见他如此,弃一跃而起:“姬崖孙,你休要后悔!”

  身后三支根须动地而来。

  姬崖孙身后明镜绽放光彩,手中古印发出长啸,声势惊人,迎向弃。

  “好!”弃再不犹豫,全力冲上。

  便在两人交接的刹那,姬崖孙镜中光芒突然一敛,古印撒手,竟张开双臂将胸口对准了那根须。

  这一下变起突然,弃甚至看见了他眼中的微笑。

  “不!”弃欲要撤回,已经不及。

  “噗嗤”一声,姬崖孙被洞穿,跌落在地。

  “你赢了。我的命,你拿去!”姬崖孙喷出一口黑血,笑着看弃。

  “求仁得仁,你们亦莫要恨我!”姬崖孙又转向却尘。

  却尘俯身,往他口中送入一颗药丸,以一道符纸护住他的心脉。

  “你,怎会”却尘陡然发现姬崖孙全身经脉寸寸断裂,气海已经崩塌,显然并非方才弃一击所致。

  “不用了,我早已是个死人。你们便将我这残躯留在这镇台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弃天行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你只为原作者铜声马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铜声马并收藏弃天行道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