弃被大力一击,往水底一沉,顺势拉住扬灵在水底纵出数丈距离。

  扬灵自幼在漠北长大,不谙水性,这一来竟“咕咚咕咚”连呛了好几大口水。

  弃见她这番模样,赶紧钻出水面,将她脖颈托起助她换气。

  头顶数团黑气又一闪而至,黑气中各种兵刃寒光闪烁,尽往两人头上招呼过来。

  弃与扬灵离得极近,扬灵仰头,双眸犹如两面金色小镜。黑气自头顶掠过时,她眼中竟反射出数条人影,高低胖瘦看得清清楚楚。

  弃心中大奇:莫非她竟能看见这黑气之中隐藏的人物模样?

  兵刃击到,弃不及思索,一挥掌,击出一道锐利水墙,将黑气略阻一阻,又一头扎入水下。

  这次他却利用涧中巨石、浮木、水草遮挡,一气游出了数十丈,感觉扬灵气息紊乱之时,便以嘴将胸中之气渡入扬灵嘴中,继续前游。

  弃水性极好,借湍急水力,有如一尾游鱼,竟将两岸追踪而至的黑气甩开数丈距离。

  水面越来越宽,身后呼喝之声渐远,水流却越发迅疾,发出雷鸣般轰响。

  “不好!”弃心中一紧,拉起扬灵,用尽全力往岸边游去。

  他愿想这山涧也许会在山谷间汇成湖泊,届时再设法摆脱黑气,孰知山涧尽头竟是一道巨瀑。

  未及靠岸,那十数团黑气遥遥又至,见两人无助模样,竟在那里欢呼雀跃。

  弃心一横,索性不再用力,只将扬灵紧紧抱住,任由涧水将自己冲了下去。

  //

  坠落……

  穿过山石、树影、迷雾、彩虹,冰冷的山风鼓起衣裳、撕裂耳膜弃突然想起了罔山,想起了于儿,想起了阿爷。

  “扑通”身下犹如一块铁板,那一瞬间,弃感觉自己身体几乎要被震碎。

  铁板豁然裂开,清凉温柔的水流瞬间将所有填满。

  再次被流水抚摸、缠绕时,弃才意识到,自己已经下到瀑底。

  弃抱紧扬灵,用力一蹿,竟“唰”跃出了水面,空中一个飞旋,已落在岸边巨石之上。

  耳畔水声轰响,水雾弥漫,眼前却是另一方天地。

  瀑布水流放缓,慢慢成为一条长河,长河两岸金色野花怒放。

  竟有一缕日光,透过厚厚云层,照射在弃与扬灵身上。

  “咳咳……”扬灵喷出一大口水,抬头迷迷糊糊看了弃一眼,又昏了过去。

  弃抬头,巨瀑如同半天云中泄下,望不见来处。

  他不敢停留,负起扬灵,沿着那长河,一步步行了去。

  //

  不觉已是一两个时辰。

  野花越来越多,越来越深,密密匝匝,并肩齐头,寻不见脚下道路。

  山风卷起漫天花香,蝶影凌乱、蜜蜂狂舞,鼓翼之声竟震得人有些发晕。

  那蜂群将巢直接筑在野花茎叶之间,弃想起扬灵,取了她的腰刀,割了些蜂蜜以花叶裹好。

  又恐扬灵被群蜂蜇伤,将上衣撕下一块蒙在她的面上。

  不知何故,蜂群翻飞,却并不去蛰他们二人。

  莫非与那“骄虫”有关?弃心中奇怪,亦无暇多想,奋力分开一条道路,继续前行。

  突然一股奇香,破开沉甸甸花香,幽幽袭来。

  这是什么味道?竟如同酣睡中的鼻息般香甜绵长?

  弃心中一动,双脚已不自觉望那香味行了去。

  //

  绕过面前的山脚,花海竟戛然消失了。

  弃回头看看,这景象就似被人用巨刃划下一条界线,界线那边是生机勃勃一片金色海洋,自己方才行过的痕迹如同一线,逶迤绵延至花海深处。

  界线这边,却皆是磨盘大小巨石,闪着青光,巨石之间,寸草不生。

  那长河到了此处,陡拐了一个急弯,霎时汹涌起来。

  河水发出龙吟般轰响,击在两岸巨石之上,溅起滔天浪花。

  在那河水最湍急、抛珠溅玉之处,一块巨岩凌空探出,犹如仰天怒啸一颗龙首。

  石上两棵半枯古木,枝干虬结,恰如老龙之角。

  顺水往下一望,长河九曲蜿蜒,更似极了一条巨龙。

  弃吃了一惊,正感慨间,那香竟又钻进了他的鼻孔。

  回身去寻那香,却是在“龙首”之下,有一个天生石龛,地上摆了一个小小古旧石香炉,内里燃了三柱手指粗细高香。

  此处如此荒凉险峻,难道竟有人前来祭拜?他祭拜的又是何人?

  弃将扬灵轻轻放下,四处看看,却并未发现人迹。

  看那香似乎是点着不久,仔细看那香头,竟冒出蓝色火星,弃越发惊疑。

  “小哥哥,这是哪里?”是扬灵醒了,正四处打量,挣扎着起身,“什么东西,这么香?”

  看来她也闻到了这香的味道。

  “来,你先吃点东西!”弃将一大块蜂蜜递给扬灵。

  看见弃,不知想起些什么,扬灵脸又红了一红。

  也许实在太饿,这回她没有拒绝,接过去径吃了起来。

  “那香味便是自这里发出?”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弃天行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你只为原作者铜声马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铜声马并收藏弃天行道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