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一早,却尘便带领数名弟子去那大泽边上细细搜寻香卡踪迹。

  “师尊,你看。”一名弟子在一片苇叶上发现了数滴血迹。

  “这里,这里还有。”又有弟子在泽畔泥地上发现了一行歪歪斜斜脚印,竟直接行进了那大泽。

  “看来此处藏过一条小船,当是她早就备下。”却尘心中思忖,“莫非她便匿迹在这大泽之中?”

  却尘叫来数名弟子,撑了几艘小船,四处找去。寻了一天,却并无收获。

  接下来数日,昆仑众人只在这孟诸泽中撑舟游弋,在泽畔四处探问,却依然没有消息。

  只听得有些渔户说起,夜间会依稀听到泽畔有人惨呼,恐是那日大围冤死的怨魂聚在此地不肯离去。周围渔户皆是不待日落便早早收网,天黑后再不敢下水。

  //

  时光飞逝,不觉已到了那“素手”四蜕之日。

  这日陌离早早便起了床,来至于儿房前。正要敲门,却听到门内于儿声音:“是陌大哥吗?进来吧!”

  陌离推门而入,发现于儿已梳妆整齐,略施粉黛,一改连日来憔悴模样。

  “于儿姑娘,莫非要出门?”陌离有几分奇怪。

  于儿点点头:“我看今日天气晴朗,想出去散散心。”

  “如此甚好,我陪你一起去吧。在这‘食无味’中憋着,还真是无味。”

  “不用了,陌大哥。我想独自一人走走……”

  “哦”

  “陌大哥,你不用担心,我只想再去昔时游历过的地方看看。过了今日,兴许便能少些牵挂。”听于儿的口气,竟似是要去与故人长别。陌离心中不禁酸楚,却依旧安慰于儿:“于儿姑娘,弃兄弟多有奇遇,此番说不定又得高人搭救。你却要爱惜身体,以待日后相见。”

  于儿淡然笑笑:“陌大哥,多谢你。我中午想吃酸汤鱼,你可能帮我与柜上说说?”

  “好,我这便去说。你却等我片刻,我还有话同你讲。”陌离急匆匆下楼,再回来时,于儿已然不知去向。

  “呵呵,这却是哎!”陌离苦笑一声心中伤感,仰天高歌出门去了:

  “纷扰地,奈何天。高台池边柳,秋风旧庭院。高台柳色年年新,庭院深深锁青苔。我犹把酒问秋风,斯人寂寂独行远。独行远,终不见。终不见,空牵念……”

  //

  转眼已是六月。

  玄都山下梁畤中钟磬齐鸣、管籥纷纷,一派**肃穆景象,那五犬燎正在举行。

  畤中圜丘一百单八磴,早以甘露松枝洒扫干净。丘顶集香木燃起一堆熊熊大火,浓烟直冲天际。

  众位公卿大臣在台下仰首肃立,旸帝冉冉登台主祭,只留衣寒山等数名赤羽近卫在旁警戒。

  燎祭开始,五条健壮的公犬被投入熊熊火堆中,瞬间即被烤得皮开肉绽,浓烟升起,肉香四溢。

  然而在这肉香背后,竟有一缕微不可察的腥膻之味。

  旸帝突然觉得身体一阵酸软,天旋地转,伏拜在地,再无法起身。近处的大臣和近卫也纷纷摇摇欲坠。

  衣寒山察觉有异,赶紧屏住呼吸,上前欲要扶起旸帝。双手甫一触碰旸帝衣裳,顿觉胸口一紧,体内元神暴跳,赶紧摄定心神,却为时已晚。

  火光中,一缕杀气破空而来,却是一方狮钮古印。

  “竟然是你们?”衣寒山并不躲避,“拾得”古琴破匣而出,横在胸前,“尔等宵小,能奈我何?!”

  衣寒山隔空操琴,一曲夺魂摄魄的“江月冷”就要发出。

  要知道,衣寒山已入慧修既济中成阶,元神之力独步天下,鲜有能敌。

  可是这一次,他失算了。就在他要激发元神之力催动神兵之时,竟发现气海中空空如也。

  “怎么会这样?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电光火石间,已再无回旋余地,他只能以身体硬扛对手摧山断岳的力量。

  “噗嗤”一声轻响,感受不到痛苦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弃天行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你只为原作者铜声马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铜声马并收藏弃天行道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