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还来?”涵虚子全不闪避,遽然出手,剑气如虹,直奔那黑影后心。

  “嘭!”剑气在空中与黑影甩出之物相撞,竟震得涵虚子气息翻滚、后退数步,黑影却借这一撞之力又跃出去了十数丈。

  “那妖女竟有如此之强的内息?看来上次她并未全力施为啊!”涵虚子心中竟有了几分忌惮,不敢跟得太近。

  转眼来至一处,斜刺中突然射出一人,手中桃木短剑发出光华,一张符纹剑网向黑影罩去。

  黑影眼见要被罩住,竟“唰”消失不见了。

  “却尘师弟?”涵虚子认出来人,“你缘何会在此处?”

  却尘亦认出师兄,连忙奔了过来:“我们昨日被人袭击,数名弟子受伤。袭击我们的,貌似便是在宛县盗人孩童的贼人。因被我等撞破,怀恨在心。我们一路追踪他来至此地,孰知那人竟然消失了。我等在此地等了一日,不想等来了师兄。”

  “盗人孩童?难道那贼人竟与香卡一伙?这妖女还真是无恶不作!”涵虚子咬咬牙,心中忿恨。

  此时,和光、洗心也率一众弟子齐齐赶到。那黑影不过一道影子,追到近前便消散了。

  “大家搜搜附近,看是否有秘道。”

  众人在周围细细搜索,发现此处竟是一方土垒高台,旁边一块残破石碑上书两字:镇台。

  “找到了!”一名弟子扒开一蓬野草,露出黑魆魆一个洞口。

  “大家小心!”涵虚子招呼,“那妖女心狠手辣,行事诡异,此中也许藏有帮凶或是陷阱。”

  “且让我这符鸟先去探看一番。”却尘催动内息,腰间飞出一只符纸折成小鸟,闪着光芒飞入那洞中。

  “我亦随它下去!”洗心在胸前挽出一个剑花,一跃而入。

  片刻之后,地底想起“咕咕”鸟鸣,众人舒了一口气,鱼贯而入。

  那洞口连接一条长长石梯,盘旋向下。

  行至一半,却尘突然低声惊呼:“机关,小心!”

  众人长剑挥舞,结成气盾护在身前。过了片刻,却并无动静。

  “这却奇怪了!”却尘长老挥剑甩出一道符纹,如星星点点荧火照亮石洞,众人这才看清,对面石壁上明明一排蓝汪汪弩箭,却并未发射。

  “这机关好似已被人关闭。”却尘长老看了片刻,“缘何如此?”

  众人皆茫然摇头。

  “此处十分古怪,大家定要加倍小心。我等分成前中后三阵,三位长老各领一阵,我在三阵之间串联游走,三阵互相呼应又各自为战。”众弟子依涵虚子吩咐,七八人一阵,中间间隔三四丈距离,缓缓前进。

  那符鸟中蕴含却尘元神之力,一旦耗尽便在空中化作灰烬。却尘不时甩出符鸟,一行人以它引路,小心翼翼在地宫中摸索前进。经过一条长长甬道之后,面前竟出现了一个三岔路口。

  “接下来该往何处走?”众人正疑惑间。

  “掌门师兄,你看!”却尘指着地面一处,众人看去,竟有人做了记号,那记号指向左面路口。

  “莫非便是此人闭了机关,如今又为我们指引道路?他却缘何要帮助我们?”

  “又莫非这是陷阱?”和光却有几丝担心。

  “三个路口一模一样,与其一个个去试,不如便信了他往左走,只小心些便是。”涵虚子抬步向左,众人赶紧相随。

  行不多远,又来到一个三岔路口,这次记号指向了中间。

  众人又依记号所指行了中间。

  这地下洞穴便似迷宫,众人只依那记号所指一步步往前,竟全都平安无事。

  下得三次石阶,已慢慢来至洞穴深处。

  “这洞中如何恁臭?”洗心小声嘀咕。

  愈往里走,空中的臭味愈浓。地面湿滑,洞壁上开始出现奇怪的红色苔藓。

  “这洞中浊气甚重,小心中毒。”涵虚子令众弟子将衣服割下,撒上祛毒药粉,系在面上,以抵挡空中的恶臭。

  再往前走,洞穴竟变得逐渐宽敞,出现各色亭台,虽多倾圮,仍能看出是一处地下宫殿。

  宫殿深处隐隐泛出红光,有令人毛骨悚然的“咚咚”声传来。

  “大家小心!洗心师弟,你为先锋,前去一探虚实,我亲为你压阵。却尘、和光两位师弟,准备接应。”涵虚子预感已经接近目标,心中莫名其妙竟有一丝紧张。

  一行人静悄悄往那红光盛处疾奔而去。

  洗心冲了过去,却瞬间呆在了当场。身后弟子亦尽怔住。

  涵虚子正狐疑间,一抬头,亦是猛吃一惊。

  哪有什么香卡身影?唯见一口巨大玄棺,悬在半空,咚咚作响。棺下血池,散出汩汩恶臭。周围洞壁,全是红色触手,一伸一缩,放出红色光雾。

  立时便有弟子欲要呕吐,又生生压下。

  “我并未唤你,你来作甚?”玄棺中突然发出桀桀怪声。

  众人尽皆胆寒,正不知所措,那棺中竟突然冲出一股血气,如一支巨大腕足,快如闪电,击中了最前方的洗心。

  洗心性子虽急,修为却已入既济境界。那腕足击来,竟觉得躲无可躲,只能仓促挥剑聚气硬挡。这一击,竟将洗心击飞一丈开外,重重摔在地上,口中喷出一口鲜血。

  “我当是何人?原来一众昆仑小儿。缘何来我洞府,扰我清修?”

  那怪声到最后竟似变成一堵看不见的声墙,向众人压下,几名修为稍弱的弟子,已经嘴角渗血站立不稳。

  这玄棺实在古怪,且实力强到吓人,但它那口气却令涵虚子心中极是不快:“你又是何人?缘何不问青红皂白便伤我同门?”

  “哈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弃天行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错的时间遇上错的你只为原作者铜声马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铜声马并收藏弃天行道最新章节